中魁门户网站

中魁门户网站>时事>前三季度预亏6.7亿~7.3亿元一汽夏利:现在已经停产了

前三季度预亏6.7亿~7.3亿元一汽夏利:现在已经停产了

阅读:3557 作者:匿名 发布时间:2019-11-03 16:06:25

记者陈李茂在北京报道

“一汽亏损,一汽亏损”是一汽李霞近年来的写照。

10月15日,一汽李霞发布的2019年前三季度业绩预测显示,一汽李霞前三季度净利润预计将下降6.7亿至7.3亿元,同比下降27.21%至33.20%,亏损区间缩小。其中,第三季度预计亏损1.2-1.8亿元,同比下降50.76%-67.17%。

然而,《中国商报》记者担心,在业绩预测发布后,一些投资者暗示:“我们停产后损失惨重。”至于损失是否都是车辆生产造成的,一汽李霞市场部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:“现在生产已经停止,产品的传播也已经停止。我不能回答你关于公司财务的问题。”

一汽李霞在公告中表示:“公司亏损的主要原因是汽车市场销售整体下滑,以及由于品牌弱化、定位和配置偏差、销售渠道弱化等诸多因素导致公司产品销售持续低迷。”

每辆车损失了3000多元。

没有生产,没有汽车销售,也不是一汽李霞的最佳目的地。

根据一汽李霞2019年前三季度的业绩预测,一汽李霞前三季度的亏损已经收窄。报告期内,一汽李霞的归属净利润预计将从6.7亿元降至7.3亿元,同比下降27.21%至33.20%。其中,第三季度预计亏损1.2-1.8亿元,同比下降50.76%-67.17%。

事实上,一汽李霞自2012年扣除非洲后的净利润后一直未能实现真正的利润。记者发现,2014年至2018年,一汽李霞扣除非洲后的净利润分别为-17.37亿元、-11.8亿元、-16.77亿元、-16.66亿元、-12.63亿元,仅五年累计亏损75.23亿元。

同期,一汽李霞销量逐年下降,2014年至2018年分别销售整车72,000辆、整车64,900辆、整车36,900辆、整车27,100辆和整车18,800辆,总销量为219,700辆。记者计算,一汽李霞每售出一辆车,平均损失3424元。

在七年的亏损中,一汽李霞为了“面子”和“外壳保护”不得不出售其家族财产。回顾过去几年,一汽李霞已售出一汽丰田、内燃机制造分公司、传动分公司、产品开发中心、汽车研究所等优质资源15%的股份。卖方的生产也直接导致一汽李霞销量下降,从而形成恶性循环。

对于今天的一汽李霞,业内许多人都将其评价为“空壳”。但是一汽李霞的“外壳”仍然有价值。

停止生产资质转让造成的损失

一汽李霞的手持式汽车生产资质是许多新的汽车制造力量所渴望的。

日前,记者从一汽李霞了解到,一汽李霞已经停产原君派品牌,并将协助其与博骏汽车的合资公司(天津博骏汽车有限公司)申请车辆生产资质,在天津工厂生产博骏iv6。

此次交易中,一汽李霞出资5.05亿元人民币,持有合资公司19.9%的股权。博骏汽车以现金出资20.34亿元,持有合资公司80.1%的股权。

登陆后,一汽李霞将不再“单独生产汽车”,而是与制造汽车的新力量——博骏汽车(Bojun Auto)一起开发博骏品牌。博骏汽车必须支付20.34亿元的实际现金。

在博骏汽车出现之前,一汽李霞还登上了另一支新的汽车制造力量——指挥棒。2018年7月,一汽李霞宣布将以不低于1元的价格转让其全资子公司天津一汽华利汽车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一汽华利”)。后来,北腾汽车(附属公司南京知行电动车有限公司,以下简称“南京知行”)接管了要约。

像博骏一样,贝特也是来获得汽车生产资质的,但代价是贝特不得不为一汽华利的员工支付5462万元,偿还8亿元的债务,这样贝特才能在曲线上获得汽车生产资质。

然而,原本有希望的合作现在已经改变。到目前为止,巴吞未能按照约定时间(2019年9月30日之前)偿还所有债务。一汽李霞东米在回答投资者时表示:“南京知行尚未收到代表华利公司返还的部分资金,公司将积极督促南京知行尽快返还相关资金。”

对资金的渴望或未能按时偿还债务的原因之一是,根据媒体报道,对巴吞的c轮融资尚未到位。百腾和大多数没有实现大规模生产的新车制造商一样,只能靠融资为生,换句话说,它正处于烧钱阶段。威尔玛汽车的高级管理层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:“现在,随着汽车市场的低迷,很多资本更愿意向总公司靠拢。现在,融资方面存在更多阻力。”

值得一提的是,一汽李霞与博骏汽车公司的合作存在一定的风险。根据一汽李霞的公告,如果合资公司成立后6个月内未能取得汽车生产资格,除非是由博骏汽车公司造成的,博骏汽车公司有权单方解除股东协议,解散合资公司。

这样,一汽李霞通过与两家新的汽车制造动力公司的合作,验证其后来在“新能源汽车”轨道上的合作仍需要时间。

(编者:张硕校对:严静宁)

资料来源:中国商业网

关注通化顺金融微信公众号(ths518),获取更多金融信息